/Skin/zjj/images/logo.gifhttp://192.168.220.5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 悲惨世界-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
<
您现在的位置: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>> 教学机构>> 文艺法学院>> 澧水河畔

悲惨世界

作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14日
 

比海洋更辽阔的是天空,比天空更辽阔的是人的胸怀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? ——雨果

维克多·雨果

法国浪漫主义作家,人道主义的代表人物,19世纪前期积极浪漫主义文学运动的代表作家,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资产阶级民主作家,被人们称为“法兰西的莎士比亚”。代表作品:《巴黎圣母院》《悲惨世界》《九三年》等。

故事梗概

主人公冉阿让因偷取一块面包而成为犯人,做了19年的苦役。获释后,在老主教的感悟下,他成为一个勤勉敬业、一心向善的成功企业家和市长,为了避免一个因与自己外貌相似而落入冤狱的男人,放弃了自己来之不易的成就,再次入狱,后来他成功从狱中逃脱,隐姓埋名,用自己全部的爱改变了已经去世的贫穷女工芳汀女儿珂赛特的命运,帮助他获得了体面、幸福的生活。

原著分享

半夜,冉阿让醒了。

冉阿让生在布里的一个贫农家里。他幼年不识字,成人以后,在法维洛勒做修树枝的工人,他的母亲叫让马第,他的父亲叫冉阿让,或让来,让来可能是浑名,也是“阿让来了”的简化。

?

原著分享

冉阿让爱思考,但并不沉郁,那是富于感情的人的特性。是他表面上多少有些昏昏沉沉,什么事业无足轻重的味。他在很小时候就失去父母。他的母亲是害乳炎死的。他的父亲也是个修树枝的工人,是从树上摔下来死的。冉阿让只剩一个守寡的姐姐。她有七个子女。是这个姐姐把他养大。丈夫在世时,她一直担负着她小弟弟的吃和住。丈夫死时,七个孩子最大的只有八岁,最小的是一岁。

?

原著分享

冉阿让被判了罪。他被宣判五年苦役。法律的条文是死板的。在我们的文明里,当刑法令人陷入绝境的时刻。一个有思想的生物被迫远离社会,被无可挽救地遗弃,那是何等悲惨的事!这的确让人心寒。

原著分享

他停下来吓得浑身哆嗦,不知所措,他踮着的·脚尖,现在也落地了。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,胸中出来的声音也很大。他认为那门臼所发出的那种声响,肯定会把全家吵醒。那个老人就要起来了,两个老姑娘也要大叫了。还有旁人都会前来搭救;不到一刻钟,满城都会骚乱,警察也会出动。他一下子就完了。

他站在原处发慌,似乎一尊石人,一动也不敢动。

几分钟过去了。大门开着。他壮胆把那房间瞧了一遍。没有丝毫动静,他伸出耳朵听,整所房子里没有一点声音。那个锈门臼的响声没有惊醒任何人。

?

原著分享

那房间里静静的。这儿那儿,他看见一些模糊紊乱的东西,假如在白天倒是可以看得出来,那只是桌上一些凌乱的纸张、展开的表册、一把堆着衣服的安乐椅和一把祈祷椅。但在这时,这些东西却变得那么可怕。冉阿让仍小心地朝前走,唯恐撞了家具。他听到主教在熟睡中发出均匀安静的呼吸。

上天有时候也做一些让人难以理解的巧事。大约在半个钟头以前,就已有一大片乌云遮着天空。正当冉阿让停在床前,那片乌云突然散开了,一线月光也随即穿过长窗,恰好照在主教的那张苍老的脸上。主教安安稳稳地睡着。他的面容隐隐显出满足、乐观的神情。那不仅是微笑,几乎是容光焕发。

?

原著分享

“什么!”他向自己说到,“我怕什么?我何必那样去想呢我己经得救了。揭穿我的道路已经堵死了沙威那个生来可怕的东西,那头凶狠的猎狗,多少年来,时时使我心慌,他似乎已识破了我,天呵!并且无处不尾随着我,随时都窥伺着我,现在却被击退了,到别处忙去了,他从此心满意足,让我逍遥自在了,他逮住了他的冉阿让!谁知道,或许他还是离开这座城市呢!况且这事与我无关!我丝毫不曾问过!总而言之,假使有人遭殃,那完全不是我的过错。主持一切的是上天。虽然是天意如此!我有什么权利扰乱上天的安排呢?我现在还要求什么?我还要管什么闲事?那和我不相干。怎么!多年来我要达到的目的,我在黑夜里的梦想,我向上天祷祝的梦想——安全——我已经得到了,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是上帝要这样办!”

原著分享

平日的忧伤、苦恼、焦急、辛劳,加上这次被迫潜逃的新灾难、还得为珂赛特和自己寻找藏身的地方,走路也必须配合孩子的脚步。这一切使冉阿让本人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改变了他走路的姿势。并且使他的行动添上一种老态,以致沙威也确实会发生错觉。过分靠近他,是不可能的,他那种落魄的老夫子式的服装,德纳第加给他的祖父身份,还有认为冉阿让已在服刑期间死去的想法,这些都使沙威不敢轻举妄动。

?

原著分享

冉阿让整天在园里工作,他从前当过修树枝工人,他很愿意当个园丁。在培养植物方面,他有许多方法和窍门,他用接枝法使那些野生果树结出了鲜美的果实。

?珂赛特每天可以到他那里去玩一个钟头,每天她跑到那破屋里来,那简陋的屋子立即成了天堂。冉阿让高兴地合不拢嘴,想到自己能使珂赛特幸福,自己也很幸福了。在课间休息时,冉阿让从远处望着珂赛特跑着玩耍,他能从许多人的笑声中听出她的笑声来。

珂赛特现在会笑了。

她的面貌,在某种程度上也有了改变。那种愁眉苦脸的神情已经消逝了。珂赛特尽管不漂亮。却变得十分可爱。

?

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
相关信息

上一篇:红与黑[ 10-21 ]

下一篇:月亮与六便士[ 11-14 ]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